探寻理想的混合型社会企业(上)

来自哈佛商学院和Echoning Green的研究员开展了第一个针对新生社会企业的大规模量化研究。这项研究旨在分析由非盈利和盈利混合而成的组织结构的兴起,以及这种将传统意义上单独分开的两种组织结构结合所遇到的挑战。


Hot Bread Kitchen是一家位于纽约市的面包店,因其供应国际化的面包种类而广受好评,它同时又是一个屡获殊荣的人力资源发展项目。Hot Bread Kitchen是一个混合型组织:它的员工大多是低收入的女性移民,这些员工一方面为店里烘烤带有家乡特色的面包,一方面在工作中积累食品工业管理中所需的经验技巧。这个意义上讲,Hot Bread Kitchen结合了两个传统意义上分离的模型:一个是帮助开发员工潜能的社会福利模式,另一个是商业活动的盈利模式。
hot-bread-kitchent
外界看来,社会福利与盈利的组合可能显得突兀。但Hot Bread Kitchen的创始人Jessamyn Rodriguez,通过结合在国际组织工作的数十年的工作积累以及在Daniel Boulud’s旗舰店的培训经验,将该店定位成公益与经济效益的结合体。这种商业模式通过产品销售盈利补贴其社会使命以减少对捐赠、资助和补贴的依赖,同时扩大组织规模。Hot Bread Kitchen采用的是同时产生社会和商业价值的混合组织结构,而非将非盈利和商业模式简单相加。

Hot Bread Kitchen的案例反映了社会创新者追求的新趋势,即通过混合组织结构模式在商业盈利支持日常运营的前提下完成企业的社会使命。这种混合结构在某些行业存在已久,比如入职培训、医疗保健和小额信贷。近些年,这种模式出现在了其它行业,比如环境、咨询、零售、消费品、餐饮和信息技术产业。

作为首次针对混合企业模型大规模的量化研究,来自哈佛商学院和有25年支持初创社会企业经验的Echoing Green对3500多份申请Echoing Green的项目做了细致调查。过去五年中,来自混合结构的企业申请者由2006年的37%上升到了2010年和2011年的50%。这些社会企业家致力于解决饥饿、医疗、经济发展环境、教育、住房、文化、法律以及政治方面的问题。这一数字的增长一方面得益于社会企业家们想减少对捐款和补贴的依赖,另一方面在于2007-08年金融危机之后人们对创建可持续金融模型的兴趣。

由于其混合的性质,混合组织模式是创新的源泉。但他们也面临着巨大的生存挑战。这些社会企业将社会使命和商业模式想结合,而外围的支持生态空间可能尚不存在。混合结构必须在社会使命和经济效益之间找到平衡点,以免偏离其原始使命,譬如以牺牲社会利益谋求经济效益。

本文将对混合结构进行深入研究,并细化其来自法律、融资、商品和服务定价,以及平衡组织文化时受到的挑战。我们同时将探索应对这些挑战的新兴方案,为那些寻求将盈利和非盈利价值创造相结合的企业提供支持。

挑战一:法律结构

直到近期,大多数国家只提供两大类法律认可的组织结构,两者各有利弊。营利性机构专注于股东权益最大化并获准向投资人分红。非营利组织追求单一慈善目的;作为回报,政府提供税收优惠。非营利组织也得益于其合法性和社会公信力,吸引拨款、捐赠、志愿者和无偿的专业服务等其它免费或廉价的资源。

这种大环境下,寻求建立混合组织结构的企业家遇到的困难重重。如果该组织是非盈利性质,当它销售产品和服务时很可能会因为销售业务和组织宗旨背离失去免税地位。如果该组织成为一个以营利为目的机构,它会因为市场压力放弃社会效益的追求,或者因为传统意义上盈利机构以投资人利益最大化为使命而屈就社会责任。换句话说,混合型企业的掌门人只能获得其创造的众多价值形式中的一类好处。

事实上,作为一个注册为非盈利的混合组织,它无法进入股权资本市场,因为它无法合法地将股权出售给投资者。但是,如果该机构注册为营利性的混合组织,它就无法为其捐赠者提供税收优惠,即使该机构提供了最有效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案。更复杂的是,企业刚注册时,企业家不能完全预测到企业将来的资源需求而匆忙做出选择,这样企业很有可能在今后被局限在一个框架中。

一些采用混合结构的社会企业家尝试同时获得两种结构提供的好处。这通常需要创建两个独立的法律实体,一个以营利为目的,另外一个是非盈利性的。Embrace是一个尝试为早产儿设计的低成本育婴恒温箱的商业化机构。它的前身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会企业。在印度进行产品测试之后,该组织研究了各种融资方案,但是发现在501(c)(3)条例下的融资选择有限。为了接触到更广泛的资金来源并扩大业务,Embrace成立了以营利为目的的Embrace Innovations。Embrace非营利组织在其盈利机构拥有股份,以此掌控合伙企业的业务活动并保证其不偏离创立初衷。

尽管这种多个实体的架构带来了好处,但也增加了对组织设计和对管理的要求。许多人正在努力为混合结构组织创造更好的外部环境。在美国,有三种法律承认的混合结构形式:即L3C(低利润有限责任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效益公司),和Flexible Purpose Corporation(灵活目的公司)。 L3C是有限责任公司的一个变体,主要为了使公司获得免税的投资来源,譬如私人基金。效益公司形式已经在美国的七个州通过,还有四个州正在审议。这种公司形式要求企业在做战略和业务决定的时候将社会效益和相应的社会影响纳入考虑范围。灵活目的公司这种形式已经在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州(被称为“社会目的公司”)获得认可。这种公司形式要求董事会及管理层与股东在一个或多个社会和环境效益上达成共识,同时为董事会成员及管理层提供额外的免责保护。

世界范围内,法律认可的其它混合组织结构也出现了。例如在英国,社区利益公司(CIC)形式会向那些同意限制股东分红的混合结构企业提供税收优惠。社区利益公司,一旦获得政府批准,其资产会被“冻结”并被指定为社会福利。投资者可以获得带上限的分红,但是本钱拿不出来。而在美国、欧洲以及其它地方,机构注册只显示了法律制度对混合组织结构的成长和发展影响的冰山一角。公司法的领域,譬如税务代码,便不是为追求社会和经济效益的组织而存在的。即便如此,法律承认的混合组织结构的出现很可能带来更多的混合模式的业务。而有待观望的是什么样的法律结构最适合混合组织结构的管理。

挑战二:融资

目前为止,混合组织结构的融资渠道尚不清楚。其中一个办法是采取分开融资策略,即在商业活动融资范围向寻求高收益回报的投资者融资,而在社会效益活动领域通过募捐和公共补贴筹集资金。Sanergy是刚成立的专门在全球最穷的贫民窟安装卫生设备并做污水处理的公司。2011年Sanergy管理层创建了盈利和非盈利的两个组织,两者互相依赖。在这种混合结构下,盈利的部分负责资本密集的卫生基础设施和服务的研发和规模化,非盈利的部分负责为低收入社区提供卫生基础设施和服务支持。该公司的共同创始人David Auerbach评论说,“我们发现无偿捐赠者对于我们非盈利部分的业务活动很满意,而投资者也很满意,因为他们意识到我们必须提供卫生设备以实现财务目标。两者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许多混合结构企业的企业家往往会先从非盈利领域获得资金,而非采取混合融资战略。除了传统的非营利组织获得资金的渠道,资助、捐赠以及准许私募基金通过股权、债券以及两者混合的方式进行投资的项目相关性投资(PRIS)都增加了美国混合结构组织获得资金的能力。我们的研究发现很多混合结构组织都通过此类早期融资获得了资金支持者。

与此同时,一些混合结构组织的企业家已经开始尝试盈利机构的典型融资方式。Frogtek是一家为新兴市场的小商铺开发商业管理工具的营利性社会初创企业。该机构的首席执行官David del Ser决定将其定位为营利性机构以便获得主流风险投资机构的青睐,以加快公司发展。但他也承认,吸引风险投资比最初设想的更具挑战性。他认为虽然Frogtek有客观的回报潜力,但无法量化其风险是让很多投资者望而止步的原因。尽管如此,该公司还是成功地从理念相近的天使投资人那里得到了支持。

传统的在早期风险投资领域被广泛采用的股权融资方式明显不适用于社会企业。而市场期待更多与混合组织机构持有同样理念的风险投资人的出现,比如可以认同混合组织模式,并认同其将社会价值和商业利益创造相结合的方式。尽管最新的估计认为国际效应投资市场在未来十年会达到至少500亿美元,大多数我们接触的混合制企业仍然有筹资困难。解决这一挑战需要投资者理念的转型,他们需要接受不高于市场利率的投资回报率和改造过的资本配置结构。

(下)

原文链接:http://www.ssireview.org/articles/entry/in_search_of_the_hybrid_ideal